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交流园地
韩国人眼中的中国
发布日期: 2012-09-24  访问量:

1992年,随着中韩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两国在各领域展开了广泛而活跃的交流。通过16年的交往,两国在经济、政治、文化、旅游等各领域的友好合作取得了长足发展。几年前,中国大陆更是席卷起一阵“韩流”,韩国电视剧,韩国明星,韩国电子产品炙手可热。然而最近,两国民间却出现了一股不和谐的声音,互相讨厌和敌视的情绪在两国民间,特别是年轻人中蔓延开来。用韩国媒体的话说:中国在蔓延着一股“嫌韩”的情绪。

从几年前席卷大陆的“韩流”,到现在的“嫌韩”,国人对韩国的态度发生了近乎180度的转变。这种感情的变化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其中的原因很多,比如“韩国试图将中国的历史文化据为己有”,“韩国对长白山主权的觊觎”,“奥运圣火在韩国首尔的遭遇”,“韩国网民对四川大地震的嘲笑和恶评”等等,在诸多事件的影响下,国人有这样的情绪也很正常,说句实话,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件后,笔者本人也无法不感染了这样的情绪。

然而情感归情感,我们仍应正视现实,冷静、客观地分析问题,寻找对策。我们看到,部分韩国媒体和韩国人已经开始了对自身行为的反思,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作为中国人,我们是否也应该去关注这样一个问题呢?那就是韩国普通的老百姓,他们究竟是怎样看待中国的呢?笔者在韩国生活期间接触了很多韩国人,他们对中国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看法,笔者在此选取比较有代表的三个韩国人,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基本相对全面地代表了大部分韩国人对中国的看法。

人物一:朴正顺(年龄:41,公务员,未去过中国)

已经41岁的朴女士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与大多数韩国女性不一样,她在结婚后甚至在生了两个孩子以后仍然在地方政府工作。韩国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有许多韩国女性在结婚后或是生完孩子以后选择辞职,在家一心相夫教子。从这个意义上看,朴女士可以算是韩国女性中比较能干的那种类型。

提及中国,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的朴女士首先想到的是她日常生活中的无处不在的“Made in China”,大件的如海尔洗衣机,小件的则更是数不胜数,拖鞋、钥匙扣、钱包、速冻饺子、毛绒玩具…… “家中随手拿起什么都是中国生产的,可是其实我对中国商品一直很矛盾,为了节约家中的开支我现在一般都选择廉价的中国商品,可是中国商品的质量却让我很担心,特别是食品,上个月电视上报道了出口到日本的中国速冻饺子有毒,前两天听说中国的奶粉又有毒。真让人担心啊,我想以后如果有可能还是不再买中国商品比较好。”

朴女士从没有去过中国,她对中国的了解基本上只是来源于日常生活中的“Made in China”,以及韩国媒体对中国的介绍。客观地讲,韩国媒体对中国比较不友好,就笔者看来,韩国媒体与中国相关的报道90%都是负面消息,这样的报道很大程度上致使韩国国民在看待中国时也会不自觉地戴上一副有色眼镜。

作为一名公务员,朴女士对时事政治也比较关心,然而她对时事问题并没有多少自己的看法,基本上都是直接沿用了韩国媒体大肆报道的论调,在一次聊天中,朴女士居然直接问道笔者:“中国人都那么野蛮吗?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呢?”(意指奥运圣火在首尔传递时韩国媒体大肆报道的所谓‘中国人集团暴力示威事件’),“中国政府怎么可以肆意屠杀西藏人?西藏本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白头山(长白山)是我们的土地,中国为什么要抢?”对于这样的问题,笔者据理力争,力图向她说明真相,不过似乎并不那么容易,她更愿意相信韩国媒体的报道。

人物二:金明训(年龄:28,公司职员,曾赴中国延吉和北京学习生活7个月)

去过中国的人和没有去过中国的人,在对中国问题的看法上是有很大差别的。

小金大学学习的专业是经济学,大学毕业后,他首先选择了到中国留学。他介绍,现在韩国是有这样一种共识的:韩国经济与中国经济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中国真正发展了,韩国也会从中受益,所以学习经济学,必须深入了解中国这个广阔的市场。他说的是实情,根据韩国产业资源部发布的《2007年出口和进口趋势》报告,2007年中韩贸易总额达到1405亿美元,中国已成为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韩国对中国的出口总额达到了793亿美元,中国成为韩国最大的出口对象国。

小金在延吉某学校学习了6个月,结识了很多中国朋友,包括他的女朋友。用他的话说,在中国延吉学习和生活的那6个月让他深深爱上了这个国家。可口的中国菜,美丽的风景,悠久的历史,舒适的生活,还要那么多亲切可爱的中国朋友。后来学习结束回到韩国后,他又独自一人来到北京待了一个月。北京的经历让他更是留恋,他直接用略显生硬的中文对笔者说:“故宫、长城,很漂亮,我喜欢…还有宫保鸡丁,扬州炒饭,很好吃”。他介绍:当年来中国之前,父母非常担心,因为从前他们头脑中中国的形象是“贫穷落后,人人随地大小便,到处是乞丐”,父母担心他一个人去中国后吃不饱,再得上什么传染病。然而中国学习和生活的经历,不仅让他的父母放下了那颗心,也让他和他的父母真正认识了这个国家,爱上了这个国家。“我不喜欢日本,我觉得中国人很亲切,历史上中国和我们就很亲近,而且现在中国和我们的经济联系这么密切,我们必须要加强合作。”在谈到韩国国内媒体对中国的偏向报道时,他显得有些沮丧,他说:“每当看到韩国媒体那些偏激的报道,我都很难过。我很喜欢中国,可是我们的媒体偏偏对中国的发展视而不见,去挖掘那些阴暗面。然而去过中国的人都知道,那不是全部。对中国随意说三道四的人,他们应该自己去中国看一看。”

人物三:金老先生(年龄64,退休,未去过中国)

笔者与金老先生是在练习乒乓球时相识的,年逾花甲的金老先生十分喜欢打乒乓球,坚持每天早上6点起来打乒乓球,身体十分健壮。在韩国,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一般都能够比较熟练的掌握汉字,也很了解中国文化,事实也的确如此,金先生谙熟中国文化,对中国一直比较关注。“韩、中、日历史上都属于汉字文化圈,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很深,我小时候就读过书堂,学习了千字文。”对于近来中国国内对韩国剽窃中国文化的指责,金老先生的看法是这样的,“其实现在韩中日三国的文化习俗都起源于中国,我认可这一点,不过我觉得韩国和日本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又发展出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文化。比如之前申遗的‘江陵端午节’,虽然它和中国的端午同名,但其实了解的人都知道,它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内容,完全是另一回事了。”他觉得目前需要的是各方的理解,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进一步谋求丰富自己的文化。“我听说我国有人主张汉字是我们祖先的发明,我觉得这种看法是太过偏激了,汉字当然是中国的发明,不过同时,也是我们韩中日的共同财富。”

关于目前弥漫中国的“厌韩”情绪,笔者也询问了金老先生的看法,作为一个韩国人,金老先生对此表现出了一种难得的客观与反思态度。“关于中国人的‘厌韩’情绪,韩国的媒体也有报道,我觉得任何事情总是有原因的,有些韩国人到了中国都有一种优越感,看不起中国,不注意自己的言行,这就很容易招致中国人的反感。特别在历史文化方面,某些学者过于离奇的研究让中国人觉得韩国人偷窃了自己的历史。韩国确实有这样的人,但是这些并不能代表全部,比如我本人就很尊重中国。”

韩国人根据他们自身的学历和经历的不同,对中国的看法也是各不相同。总的来说,对中国了解的,去过中国的,大多看法比较客观,也比较友好;而不了解中国,没有去过中国的,受到自身视角的限制,大多显得比较偏激。韩国因为国土面积狭小,资源相对匮乏,所以危机意识一直比较强,看待问题容易偏激、片面化,然而反观我们的国人,泱泱大国,看法又何尝没有不偏激呢。任何问题,偏激了就无法客观地看待事实,偏激的看法只能激化矛盾,而无助于化解矛盾。客观地讲,中韩之间的确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对这些问题,我们更多的应该是本着互相理解与包容的态度,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逐步来协商解决,而不是一味地情绪化地仇视和指责对方。

2008年5月27日,韩国总统李明博访问中国,与胡锦涛主席进行了会谈,同时发布《中韩联合声明》,将中韩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8月25日,胡锦涛主席访问韩国,双方共同发表了《中韩联合公报》,决定在今年五月发表的《中韩联合声明》基础上,全面推进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领导人对双边关系发展的重视,也从一个侧面告诉了我们中韩友好关系的重要性。

我们常常喜欢用“一衣带水”这个词来形容中国与韩国、日本这些近邻们的关系。其实中国与韩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和则兴,良好的双边关系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世界上没有无法化解的矛盾,相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在国家领导和民间的共同努力下,中韩友好不再是空喊的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以及发自内心深处的互相友好的感情。我们有理由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撰稿人:刘凯(扬州外办)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