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交流园地
美国小学教育管窥
发布日期: 2012-09-24  访问量:

马修今年13岁了,小学六年级。除了170多公分的身高和壮壮的身体,他的中国面孔让你感觉不到他其实是个美国人。但是一开口,没有口音的美式英语才让你觉得他确实不是中国人,他就是我们俗称的ABC(American Born Chinese 美国出身的中国人)。

邀我到他房间参观的时候,马修还有些腼腆。典型的男孩房间,略显杂乱但不失鲜明主题,各种书、作业本散落在书桌、书架和床上,一面墙上贴着摇滚乐队的海报,侧面的另一面墙则整齐地挂着一些镶了框的照片。他指着摇滚乐队的海报说:“我爸妈都不喜欢,差点要摘下它。你呢?”我表示不认识,开始近距离观察另一面墙上的照片。都是足球队员在球场上的合照,每一张都有马修的身影,穿着队服,表情神采奕奕。队员和教练前方,则放着一座奖杯,显然是全部比赛结束后的集体纪念照。我发现每张照片都是不同的球队,队员中还有些许的变化,这引起了我的兴趣。

“你参加学校的足球队了?”我问到。

“算是吧,但其实是社区的球队,大家自愿报名的。”

经过马修一番解释,原来是社区里的自己组织的联赛,分成不同的年龄组。社区里所有小学的学生都可以报名参加,由家长出一定的费用聘请专业的教练进行训练和比赛现场指导。另外,社区里会征集赞助商,可将球队的比赛服印上赞助商的名字,球队也可以以赞助商的名字命名,而赞助商负责聘请专业裁判和租用场地。

“去年我们队就叫热狗队,”马修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有点土,是不是?但无所谓,我们还是拿了冠军。今年我不想再踢足球了,虽然现在越来越流行,但我已经连续踢了四年。今年我去了篮球队,我身高可以打中锋,不过打得不好,现在还不是主力。”

“第一年是这样,以后会愈来愈好。”我鼓励了一下。

“谢谢,这个赛季已经快结束了,我们只输了一场。周末的最后一场是关键,赢了我们差不多就是冠军了,来给我们加油吗?”

“当然,一定去,给你加油!”

“好!校车快来了,我要去学校了,晚上还有训练。”

马修朝我地笑了一下,拿着书包、乐器箱就出门了。马修走后,我问她的母亲,马修的课业是不是不太重,还可以有大量的时间花在打篮球上,因为国内的小学六年级,应该是相当紧张的一个阶段。马修的母亲上世纪八〇年代末就来到美国,对中美的教育差别算是深有体会。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不是压力大不大,而是根本没有压力。美国就是这样,我们目睹着他每天这么玩,也没办法。所以我看马修对小号有点兴趣,就赶紧给他买了,好歹让他有个兴趣班可以上。我希望这边的教育可以和国内中和一下,稍微紧一点没坏处。”

我表示理解,相信中美的教育各有其可取之处。只是我们素质教育提了好多年,说要把时间还给孩子,还是抵挡不住这个社会给孩子课业上的压力。在这里,孩子是真正可以有自己的时间,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而在小学这个阶段,孩子正是身体上成长的关键时期,美国似乎把体育锻炼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并以社区为纽带,将学区的学校之前相互联系起来,让学生的家长、当地企业也参与进来,通过组织规范的联赛,各方都获得利益。

果然,下午3点多钟,马修就已经放学到家了。问其作业,答曰吹20分钟小号。小号吹毕,便找着我打乒乓、下象棋。晚饭后,他父亲开车把他送到体育馆训练,为周末这场硬仗做最后的准备。

周末的比赛如期到来,来到现场,热闹非常。前一场比赛还未结束,这边大伙儿正忙着准备:教练带着小队员们在一旁热身,家长们忙着准备饮料和点心。今天还是其中一位小队员的生日,大家相约比赛结束后,无论胜负,大家为他庆生,一起吃蛋糕。

比赛进程相当激烈,你来我往互有进球。时有队员因为拼抢而摔倒,教练在场边则大喊“起来!防守!”摔倒球员的家长也不心疼,也跟着大喊“起来!起来!跑起来!”每每进球,队员们则互相击掌庆祝;落后时,教练观众一齐鼓掌鼓励。我发现教练并非根据队员的能力来决定上场时间,而是平均分配,每一位队员都有相同的比赛机会。

可惜的是,马修的球队输掉了比赛。马修打得很卖力,错失了几次必进球的机会,他自己也很懊悔。队友们都有所失落,教练赶紧过来,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做了一番鼓舞士气的讲话,才将大家的情绪调整过来。家长们送上饮料,一起谈论着今天的发挥。我赶紧问教练,为什么不让技术最好的队员上场比赛多一些,这样赢球的几率就大多了。他拍拍我的肩膀,说:“这是六年级,我的原则是,大家都上场,大家都参与。明白吗?”我点点头,表示认可。

赛后的生日宴会让大家忘记了比赛失利的沮丧,大家互相开着玩笑,吃着香甜的蛋糕,不忘把奶油抹到寿星的脸上。我想,一场比赛给孩子们带来的,不仅仅是身体上的锻炼,还有团队协作的配合精神、跌倒了爬起来的不屈不挠、面对失败的心理调节,等等这些都是在未来走向社会以后最为重要的品质。这些品质的磨练都通过这种联赛的形式让孩子们潜移默化地掌握,受用终生。当我们的六年级孩子正费力解一道道数学题为升学而苦恼的时候,美国的孩子已经在给未来塑造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护卫。

“今天很努力啊!”我拍拍马修的肩膀,鼓励道。

“下一次不会让他们这么容易得胜了。我现在关心的是明天的初中学校教师学生见面会。我要见明年读的初中的老师,特别要找语文老师好好谈谈,我的水平应该早就过初中了,看看能不能换本教材。”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